奶水喷一脸一口咬住奶头 爱妃想要的话就自己动

时间:2021-06-19 16:04:19 人气:

 她跑走,不和他一起走。

    陆森几人没发现安晚和陆嘉言的异样,自以为她不想去学校,很多孩子都是很害怕去陌生的地方,尤其是学校。

    陆景行几人把买来的衣服放到商场的托管室,用柜子存放。

    一家九个人走在走廊上,浩浩荡荡一群人,颜值又超高,吸引着路人的注目。

    他们打算去手表店,打算给每个人都买一个手表,看时间比较方便。

    毕竟这是身份的象征,有点钱的人都会买一个好手表戴。

    何况现在不是每个人都有手机,在外面没有手表,做事会很不方便。

    路过一家珠宝店的时候,屋里的很多客人都被经过门口的陆家人,吸

引了全部目光。

    “不管是女的,还是男的,他们长得好帅好漂亮啊!他们是一家人吗?看上去有几分相似。”

    “这家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是第一次来这里购物吧!看上去挺有气质的,是外地人?”

    “不像外地人,听口音像是本地的。”

    几个中年女人指着陆家人讨论着。

    其中有一个保养很好的中年女人,正在柜台挑选金镯子,一下子就被别人的说话内容带起了兴趣。

    她一回头恰好就看到玻璃窗外面的人,几个外貌俊美的少年,有说有笑地走过。


 

    仔细一看,他们里面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小女孩子。

    当看到窗外一闪而过的脸庞时,吓得她手里的金镯子都掉在柜台上。

    “怎么是她?不!不可能的!她不可能会出现在商场?”

    “这里消费这么高,她家破产了吃饱饭都难,怎么会有钱来这里买东西?”

    “一定是我眼花了,对!是我看错人了,这世上本来就有长得相似的人。反正是谁,也不会云萍那个小贱人!”

    “肯定不是!这几年穷到没米下锅,哪里还有钱买漂亮的衣服,那张脸哪里有钱去保养?估计现在应该老了十几岁,不可能像外面的那个女人,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

    “怎么呢?谭燕,发什么呆?你喜欢哪个镯子?”

    这时走来一个短发女人,看到谭燕发呆的样子,也望着窗外。

    结果什么都没看到。

    难道是谭燕看到熟人呢?

    “啊?张玉,我……嗯,我喜欢这个镯子,花纹好看。”谭燕被叫回神,才发现窗外没人了。

    她回过头看着一脸好奇的张玉,忙着解释。

    “你脸庞怎么这么白?是不是不舒服。”张玉越发好奇,就往窗外看去,结果没一个人。

    “我就是去趟厕所而已,怎么你好像被吓到呢?才几年没来双龙县就害怕故乡?叫你别嫁给隔壁县,你偏不听。”

    “没有,可能是空调温度有点低了,我本来就怕冷。你喜欢哪个镯子?我买给你,送你生日礼物。”

    谭燕只好大出血一次,拿礼物塞住张玉好奇的嘴。

    “好啊!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要挑一个超大,心疼死你。”

    “没事,你挑吧!我有事,我老公赚的钱就是给我花的,我不花,外面的小三小四就会花光。”

在路过一家珠宝店的时候,安晚感觉到一个奇怪的气息。

    等她回头望的时候,偏偏被陆春和挡住。

    走的快,便什么都没看到。

    但她的确是感觉到了珠宝店有什么奇怪。

    那种感觉不好也不坏,就是很古怪。

    安晚和陆家人进到一家名牌手表的专卖店,花了一个小时,大家才挑好自己喜欢的手表。

    九块手表花了两万元左右,平均每块两千多元。

    但实质是云萍和安晚的手表售价七八百元。

    而陆森和陆景行两人的手表,各花了四千元。

    陆春和五兄弟的手表比较便宜,售价两千元左右。

    因为陆森作为顶梁柱,自然要最贵最好的,这样在外人面前才能体现他的地位。

    他有了面子里子,外人才不敢瞧不起他,自然也就不会看低他的家人。

    而陆景行作为长子,也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是这个家的脸面。必须打扮好一点,外人就能看出他家里情况好。

    他过的好,下面的弟弟妹妹才不会差到哪里去。

    陆春和五兄弟并没因为自己的手表比大哥少一倍的钱,而生气难过,或者嫉妒。

    在他们心里,也是十分赞同大哥要打扮好一点的决定。

    不过陆森和云萍说了,等以后家里条件再好一点,以后待遇会一样,不会出现今天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