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女技师露脸服务 做戏po

时间:2021-02-23 15:09:08 人气:

“别怕,小蚯蚓而已。”我笑着拍了拍顾媚抱着我胳膊的手臂,安慰着。

“我还以为是蛇。”

“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前方不远处就是一个小凉亭,就这样,顾媚挎着我的胳膊来到了凉亭里,我很机智的选择坐在边上的长椅上。

坐下之后,顾媚的胸还没有丝毫要离开我胳膊的意思。

当然,我很乐意这样,这么看来我和顾媚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

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周围根本没人,这绝佳的机会不把握的话,真是对不起躺在我兜里的杜蕾斯。

“你在想什么呢?”抬起头,娇声问道。

这不捂还好,一捂交叉的玉璧将两团肉球挤的更加的明显,这就叫传说中的呼之欲出吧?

平时只在岛国的动作片里看过这种香艳的画面,肉眼看到这样3D立体的画面我还是头一回,小王狼再一次无耻的支起了帐篷。

很快,我的注意力就被王洁手里攥着的东西吸引了去,这是一个粉色的物体,被王洁的小手紧紧的攥着。

看大小应该是两个鹌鹑蛋大小的东西,一截粉色的电线露在小手的外面。

好家伙,这不是片里经常出现的女性用具么?

现在这幅场景,我只想把嫂子直接按到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把扯下她那黑色的蕾丝睡裙,然后让我的小王狼好好的解解馋。

“嫂子,你这是什么东西?”想着王洁在微信上的骚样,我不由得胆大了起来,依旧一副懵逼的表情指着她手上露出的电线。

王洁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快速将手放到背后,这角度刚好胸前的美景被我一览无余,要是领子再低一些,是不是就能看到点了?

见我的眼神并没有要离开她的意思,王洁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一把关上了房门。

哎,要怪只怪我自己太正经,真应该直接用强的!

不过,这样的货色还是让她自己心甘情愿送上门来比较好。

据我多年网上猎艳的经验,撩到这样的放荡少妇,并不需要你多大力气,她们会把你伺候的服服贴贴的。

所以啊,少妇这类的要让她们自己来找你,而青涩的小女孩才需要用强的!

快速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手机准备趁热打铁,谁知枕头底下的另一个手机却率先震了一下。

如果它不震这一下,我真的会把它给忘了。

只是我淘汰的一个手机,现在除了上微信基本啥也干不了,而这个手机上上的微信是我真实世界用的。

收到一条好友请求。

小乖乖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点开小乖乖的头像一看,这不是我朝思暮想的女神顾媚么!

赶紧选择了接受,并且发过去了一条消息:“真没想到你会加我微信!”

“嘿嘿,存了你电话号就加上了,微信沟通起来方便呀!”

“明天我起来就去找你吧,我听说厂子后面的公园还不错,我们要不要去逛逛!”

厂子后面有一个公园,不大,但是却又很多凉亭、石凳,树林也极其的茂密,因此成了厂里青年男女约会乃至打炮的圣地。

约会也是摸摸搜搜,没有电视剧上演的那么纯洁。

就因为它的特殊存在性,以至于厂子里那个男人约女人去逛公园就是很明显的暗示。

想到这些,突然我就后悔了,这样顾媚会不会误会我是想要上她?

妈的,真是鬼迷了心窍,虽然内心的确是很想上她,但这么直白我还真怕被拒绝。

过了大约五分钟,两个手机同时响起,毫不犹豫的拿起刚跟顾媚发微信的这个,看到来自顾媚的回复:“好,明天见!晚安!”

简直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没想到顾媚真的答应我约会的请求了,凭着直觉可以断定,明天一定会发生很多精彩的故事。

“晚安!”飞速的回了顾媚的微信,赶紧拿起另一个手机,这个手机的微信十有八九来自王洁。

“在么?我刚刚被占了便宜,好压抑啊!”

呵呵,看来又要诉苦了,这个空虚的少妇啊。

我赶紧脱光了钻到被窝里,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明天要跟顾媚约会,今天晚上还需要养精蓄锐。

脱光了就是单纯的为了遛鸟,毕竟我的小狼憋了一天了,也应该舒服舒服。

“不在么?不是说好晚上用微信做的么?”

刚躺下,王洁的微信又一次的发来,我冷笑了一下,真是急不可耐啊!

“不得找个舒服的姿势等你嘛,宝贝儿,你被谁占便宜了?”

“还不是我老公的表弟,刚刚竟然碰到我的屁股,还盯着我的胸部看……”

“哈哈,就说嘛,你老公是安排一个给你排忧解难的,怎么没顺手用一用呢?”

“你讨厌,人家就等你来给我解痒呢,他一个小处男,怎么满足了我?”

看到这条信息我差点没晕过去,竟然嫌弃我是小处男,如果知道知道微信里这个人就是我她又会作何感想?

处男又怎么?不是照样弄得水流成河?

“宝贝,只要你听我的,保证让你舒服!”

“哦?那人家可一定会听话的哟,你什么时候让人家舒服呢?”

“你先伺候好老公,老公自然就让你舒服啦,来叫声老公听听。”

“老公!^_^”

“好,老婆乖,我现在要看你自己玩的样子,而且要在你和你老公的结婚照下面哟!”

草,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怪不得大家都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

光是想象表嫂在婚纱照下面自己解决生理问题,就够我的小王狼亢奋一阵的了!

嗡!

手机震动,一个小视频闪在了手机屏幕上。

赶紧找出耳机,插在手机上,戴上耳机,我觉得我得手都颤抖了,没想到王洁这么风骚,竟然真的给我发来了视频。

点开视频,视频并不长,只有3秒钟,但三秒钟足够我鼻血狂喷的了。

王洁还是穿着刚才的那身黑色蕾丝吊带睡裙,靠在床头,两腿劈开,手机应该是用支架支在了床脚。

只见王洁一手摸着自己的左胸,另一只手揉搓着两腿中间的神秘地带。

床头上方就是她和表哥那硕大的结婚照!

3秒钟,这三秒钟可比以前看的三小时大片都要劲爆,因为主演是自己的表嫂,而且就在隔壁。

耳机里传出王洁淫魅的呻吟声,但是遗憾的是,王洁明明没穿内裤,可整个鲍鱼却被白嫩的小手挡住了,只从旁边露出几根调皮的毛毛。

而在王洁身边,还扔着刚才粉红色鹌鹑蛋形状的小机器。

看来同样明天休息的王洁今天晚上要好好的玩上一场了,而她铁定想不到,对着她的就是隔壁被他瞧不起的处男表弟。

女神的概念是什么?

就是你朝思暮想却依旧觉得她高贵,而向王洁这样的骚货,会成为YY的对象,但就算长得再漂亮也不能成为我心中的女神。

像顾媚这样清纯的妹子一定是个雏吧?

不过没关系,我也是啊,这样刚好!

想着想着,顾媚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轻声说道:“王狼,你的伤好些了么?”

“哈哈,小伤,男人还怕这点伤么?”我拍着胸脯向顾媚示意我的强壮。

不拍不要紧,一拍刚好拍到了昨天的伤处,真他娘的疼啊!

在美人面前,我还是强忍住了钻心的疼痛,假装没事一样。

“真谢谢你呀,要不明天我请你吃饭吧!”如果我没看错,顾媚眼中是崇拜和感激。

“好呀!”

真没想到昨天的英雄救美竟然让我赢得了女神的邀约,真是因祸得福!

顾媚不说我都忘了,明天是换班的日子,我们这些厂狗难得的休息日。

明天一定要抓住这机会表白!

“怎么能让女生请客,明天我请你吃饭吧!”

“嘿嘿。”听到我的话,顾媚捂着嘴娇笑,工装下的两座小山峰随着笑声颤动着,隔着肥大的工装,无法预估大小,不过看样子应该很坚挺。

“干什么呢!王狼!工作时间怎么在这闲聊,不想干了?”

就在我揣测我女神身材的时候,再熟悉不过的尖厉女声从身后响起,又是王洁。

王洁的声音很尖,惹得周围人一阵窃笑。

在车间内,看我被嫂子骂已经成为了大家工作时间的消遣,我回头看到王洁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严厉的神色好像抓到了儿子上网吧一样。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回去工作?”

王洁见我盯着她看,白了我一眼,吼了一句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顾媚冲我吐了吐下粉嫩的小舌头,转身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去,这小舌头嫩的好像一碰就会出水,真想狠狠的啜住,一亲芳泽。

看着王洁离去时扭动的臀部,我今天竟然没有往常挨骂那么愤怒,心想:小骚货,这是欲求不满拿我发泄呢?

等着吧,过不了几天就把你推倒,干到你哭!

想着,掏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微信:“上班也心神不宁,好像看你自慰的样子哦!”

“讨厌,等我下班!”不一会收到了王洁的回信,这意思是等晚上下班给我发她自己解决的样子么?

真想不到,她竟能浪荡到这种程度。

不等我回信,又收到了她的微信:“人家上上班下面也突然好痒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呢?好像被你干哦!”

我艹,我忍不住抬起脚向办公区望了去,只见王洁一只手在桌子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犹豫距离和角度,实在看不清桌子下的那只手在干嘛。

她不会在办公室就开始了吧?这得有多饥渴啊?一碰就着?

想到这些,我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回到:“晚上,我们微信做吧!”

果然,王洁并没有拒绝我的请求,直接回了一个害羞的表情给我,这时我的小狼又无耻的硬了起来。

这几天被表嫂勾引的,我才发现我的小狼有着无与伦比的战斗力,说挺就能挺起来,而且不吐出来绝不回软。

估计一晚上三五次应该不成问题。

一上午的工作就在我这满头的胡思乱想中度过,还好已经是熟练工种,工作完成的并没有太大瑕疵。

照旧中午和刘能一起来到食堂吃饭。

“喂,我说你昨天干嘛不让我追顾媚啊,明明上午还她妈让我抓紧上呢!”将一块肉塞进嘴里,向刘能道出了我的疑问。

“妈的!你别追了就是了!”刘能将嘴塞得满满的不愿意抬头看我的眼睛。

直觉告诉我,这里头有事。

“草,还是不是兄弟了?”

刘能看我语气严肃,抬起头看着我说:“就因为是兄弟我才不知道怎么说,总之这个顾媚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还是不要碰的好!”

“妈的,咱俩都是屌丝,人家女神让不让咱碰还两说呢!”

对于追顾媚这件事上,我有很大的自知之明,像我这种屌丝能娶个跟我一样的普通厂狗就不错了,像顾媚这种厂花级别的估计很难碰。

“我不也是怕你被骗么!”

“被骗?刘能,你逗我吧?我一个穷屌丝,能被骗什么?如果骗色,嘿嘿,那老子不他妈赚了?”

“草,总之你小心一点吧!”

我看刘能这样子也不像在开我玩笑,就不在继续这个话题,毕竟如果真被女神骗了色去,我也心甘情愿。

很快,我又在煎熬中度过了一个下午,这个下午我的眼睛时不时的会想顾媚的方向飘去,有时也会撞上顾媚的眼神。

跟顾媚的眼神相交,她总是瞬间就脸红,害羞的底下头,或者假装不经意的飘过。

这么娇羞的美人,怎么会像刘能说的那样?

没准是这小子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下班和刘能在食堂吃过饭才回到嫂子的出租屋,开门进去,刚好看到王洁换上了一套蕾丝边的黑色吊带在客厅晃悠。

看到我进门,王洁白了我一眼转身就向自己卧室走去,而我故意快步跟她来了个擦肩而过。

擦肩,没错,我是贴着表嫂的后背而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