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撞你舒服吗?宝贝 心爱的女儿香肠好吃吗

时间:2021-02-23 15:08:35 人气:

“哎哟,谁说不是呢!不过啊这好饭不怕晚,等雨晴了,咱们再约!”

“这山里的雨本来就长,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再见到月娥姐呢!”王铁柱紧搂着林月娥,趁机在下面摸了两把,眼看着雨越下越大,他知道不能一直在这躲着雨,要是林月娥走了,自己只能回去打手枪了。

林月娥被他摸得只难受,扭了两下屁股,见着王铁柱还没有要停的意思,眼看着暴雨就要下来,她赶忙的抽身,“铁柱,咱们今个先回去,过两天,你来我家,月娥姐给你好好摸摸!”

“去你家,那个王大壮还不把我给吃了!”王铁柱连连摇头,自己就算是憋坏了也不敢去王大壮家里玩弄人家的媳妇啊!

“瞧你吓得,我还能害你?后天王大壮出门有事,晚上回不来,到时候我在门上系上个红头绳,你瞧见了就直接来,到时候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眼瞧着雨变大,王铁柱也没纠缠,两个人分别回了家。

进了家门,王铁柱换了干净衣服,躺在床上的时候回想着刚刚的惊心动魄,他脑子里慢慢的都是秦岚那丰腴的大屁股了。

树林离河边不远,两人抄了近路走过去,女人的浪叫声听得越来越清晰。

“死鬼,你快上来啊!人家这腿都快酸了!”

“着什么急,要了这么多次,老子还不行缓缓?”

“真是不中用,才要了两次就要歇,早知道这样,我才不和你钻这树林呢!”

“谁说老子不行了?老子是怕你不满足,想着让你一飞冲天呢!”

听着这声音,王铁柱心里一惊,这不是村里的美女护士秦岚吗?这女人平日里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样子,这会儿却一副淫荡的样子对着男人发着骚。

林月娥也瞧见了里面的人,她小声地嘀咕,“这秦岚可真是够骚的,表面清纯,背地里和男人厮混。”

说这话的时候,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和王铁柱勾搭的事。

王铁柱附和着,“可不是嘛,之前我去买药她都是冷若冰霜,谁知道这暗地里这么开放,对了,月娥姐,那男人怎么看着这么熟悉啊?”

“是镇上的杨秘书,也就是人家身强体壮,不然啊,这村里十个八个男人都满足不了这风骚女!”林月娥表面上骂着秦岚恶心,可是心里却对她羡慕不已,要是此刻在杨秘书身子底下的女人是自己多好啊!

树林里的两个人很快又凑到了一起,杨秘书在秦岚的身下抓了半天,见着自己的东西支撑起来,他才拍了拍她的屁股,“扶着树站好,老子再来一发!”

秦岚光着身子趴在了树干上,扭过头和杨秘书亲在了一起。

杨秘书也不含糊,很快就占领了秦岚的领地,在里面肆无忌惮的驰骋着。

“怎么样?爽不爽?”

“爽!再深一点.......”秦岚努力的向上翘着屁股,她的大白兔被杨秘书把玩在手里,几乎都变了形。

里面的香艳让外面的人看的口干舌燥,林月娥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她幻想着此刻在杨秘书胯下承欢的不是秦岚,而是自己,她的胸正被杨秘书宽厚的手掌揉捏着,把玩着.......

“嗯......”林月娥忍不住的发出一声低吟,她悄悄的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轻轻的揉搓着。

林月娥的反应,王铁柱都看在眼里,他从后面环上了林月娥的腰,气息打在她的耳垂上,“月娥姐,看着他们做是不是更爽?等会儿我们也学着他们的样子,你看怎么样?”

“当......当然好啊!”林月娥见着里面的人正在加速运动,她也学着秦岚的样子把身子撅起来,她扭动着腰肢,“铁柱,你快点!别让人发现了!”

王铁柱兴奋不已,他把裤子褪下来,往前挪到了一下,眼看着就要进去,结果一脚踩在了树枝上。

“有人!”

秦岚快速的推开了杨秘书,警惕的朝着王铁柱的方向看了过来。

杨秘书正处在兴奋阶段,还以为秦岚是故意的,他有些不悦,“这么早,谁能来这?快点,让我在舒服舒服!”

“真的有人,我都听见了!”秦岚有些着急,“还是谨慎些好,那么猴急干什么?”

“敢情你是爽过了,老子这没尽兴,你就喊停,有你这么玩的?我可告诉你,你们这的风水不好,要是把我吓坏了,看以后谁还让你爽!”

“我没开玩笑!”秦岚把裤子往上一提,“要是被人发现了,传出去我还嫁不嫁人了?”

“不嫁更好,我陪你天天玩!”说着,杨秘书又抱着她一顿乱啃,完全没把刚刚的事放在心上。

王铁柱也是吓坏了,他喘着粗气和林月娥商量,“咋办?这臭婆娘的耳朵也太好使了!”

“还说呢,都怪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现在埋怨也没有用,咱们总不能一直这么站着啊。”

林月娥被王铁柱的大东西戳着,动又不能动,心里憋屈极了,不过她可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丑事,这事要传出去,王大壮保证饶不了自己。

“实在不行咱俩慢慢往外移。”

“能行吗?”王铁柱还有些没看够,况且他的东西昂首挺立的,这会儿走还真是舍不得。

“不行也得行!要是被抓包,谁都没好日子过!”

两个人轻手轻脚的刚要往外走,这时听见秦岚说:“我说也不差这两分钟,就出去瞧一眼,要不我这心里总是不放心!大不了,没有人我答应你,再让你弄就是了!”

“此刻当真?”

“你弄我的次数还少啊!快去吧!”

林月娥和王铁柱对视一眼,急的都快哭了,眼看着跑不了,王铁柱灵机一动,指了指边上的干草堆。

林月娥还有些犹豫,王铁柱见来不及,直接把她往里面一塞,“月娥姐,只能委屈你了。”

这个时候就算是让她钻马蜂窝,她也的忍着。

安顿好林月娥,王铁柱揪了个青草在嘴里叼着,装作没事人似得靠在干草堆上哼着歌。

杨秘书出来见着王铁柱,心下有些恼,这个兔崽子去哪不好,非要跑到这里俩坏了他的好事!

心里不情愿,面上却带着笑,“小兄弟,这么早就来这树林哼曲,还真是会享受啊。”

王铁柱嘿嘿一笑,“来这可不是光顾着哼曲,要不是我早起也不能瞧着那香艳的一幕不是,没想到杨秘书还真是精力旺盛的!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的女人都碰不得!”

见着王铁柱说的神神秘秘的,杨秘书递过来一根烟,好奇的问道:“怎么个不能碰?”

“哎,说来都丢人啊!这秀女村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忌讳,这里的男人但凡和女人有过那事的,那家伙事就会不好用!杨秘书,你刚刚在里面风流快活,怕是.......”

“你别胡说,我又不是这里的人!”

“但是这女人是秀女村的没错吧?”

杨秘书猛吸了一口烟,心里也有些忐忑,他是来找乐子的,可没想着赔上自己的后半生幸福啊!

听着杨秘书和外面的人聊起天,秦岚有些坐不住了,瞧着是王铁柱,她一赌气,就冲了出来!

掀开被子,看着再一次挺拔的小王狼,我反倒有些尴尬了。

再来一场估计我就要体虚了,毕竟明天还要和顾媚去小树林。

如果,顾媚真的就跟我在小树林发生了所有男女朋友都会发生的那点事,我却因为今天撸多了而无法满足她,岂不是丢脸?

想到这些,蹑手蹑脚的穿好睡衣,走出卧室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冷静。

路过王洁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轻喘声和可以控制的呻吟声,看来这女人自己玩的很嗨!

冲了凉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无奈的是我只能原路返回自己的卧室,原路返回就意味着必须要经过王洁的卧室。

不知道王洁现在是否还在爽,仔细想想这个女人的欲望还真的很强,早上刚刚在浴室里解决完,晚上又来了一场,表哥那瘦弱的体格子还真是无法安抚她。

堵上耳朵,回到自己的卧室,很快进入了梦乡。

梦里我梦见王洁穿着那黑色的蕾丝内衣骑在我身上有规律的上下运动,我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屁股,十指深陷在她的肉中。

她不断的呻吟,最后变成了呼喊。

随后我们换了个姿势,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可就在我压住的一瞬间,身下的人换成了顾媚。

梦里的顾媚穿着一身岛国校服,两腿盘绕在我的腰间,而我的小狼已经插入她粉嫩的肉瓣之中。

顾媚害羞的侧着脸,欲拒还迎的咬着下嘴唇,情不自禁的发出低低的呻吟。

一个放荡、一个矜持,两个反差的女人就在我的梦里陪着我运动了一整个晚上。

我一会抓住顾媚小而坚挺的小兔子,一会将头埋在王洁那硕大的双峰中,简直享尽了齐人之福!

嗡嗡!

突然,脑袋底下的震动将我从梦中拉醒,我只能揉着惺忪的睡眼意犹未尽的摸出了头低下的手机。

“干嘛,大清早的!”

“别TM睡了,你晚上有事么?”电话里的刘能显得格外的亢奋。

“几点哦?”

“晚上八九点钟啊!”

听到这时间,我还真有些吃不准,万一今天和顾媚一切顺利,晚上直接去宾馆滚床,那还真要重色轻友了!

“我今天约了顾媚啊,兄弟今天我可能陪不了你了!”

“约了顾媚啊?那不要紧,晚上你一定有时间,等我电话吧!”

啪!刘能直接挂了电话。

妈的,诅咒老子不成功?

我在心里将刘能的祖宗十八辈都翻出来骂了一遍,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竟然已经快到九点半了。

赶紧拿出手机给顾媚发了条微信:“起来了么?一会我找你?”

“好!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厂子后门见!”

几乎是瞬间就收到了顾媚的回话,看来这妹子也已经早早的准备好了,一阵窃喜涌上心头,用史上最快的速度洗漱穿衣来到了厂子后门。

厂子后门和公园正门只隔着一条并不宽的马路,离和顾媚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正好够去旁边的奶茶店买杯奶茶。

平时我是不喝这东西的,不过厂里的妹子们都喜欢喝,买了杯加冰的奶茶,再次来到厂子后门,就看到顾媚的倩影向我走来。

今天的顾媚脱下了宽大的土灰色工作服,换上了一身浅色的夏装。

白色的吊带加超短牛仔裤加一双人字拖!

高高的马尾辫耸在脑后,显得那么的清纯靓丽,等等,我一定是看错了!

随着顾媚越走越近的身影,我才终于看清,靓丽是够靓丽了,但是清纯这个词我还是收回吧!

顾媚的吊带只能遮住半个胸部,大半部分都裸露阳光之下,白皙的皮肤颤抖的肉球随着步伐一上一下的颤着。

人不可貌相!

没想到平时工作服的包裹下竟然有这么一对尤物,顾媚个子不高,目测也就一米六左右,这凶器可最少得有D罩杯。

目测绝对不比王洁的小。

在这对巨型的衬托下,顾媚的腰显得更细了,就好像随时会压折一样,而牛仔短裤包裹的臀部不大,却圆润挺拔,真是个人间极品。

上下扫描了一圈之后,顾媚已经笑着站在了我的面前,而我的眼神不自觉的就落在了那对吊带包裹不住的山峰上。

“看呆了?”顾媚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咽了咽口水,将珍珠奶茶递给她,说道:“额,没!咱们走吧!”

顾媚也不多说话,转过身和我并肩向公园走去。

时间还早,公园基本没有几个人,我们沿着树林的石头小路向树林深处走去,石头路很窄,我们的胳膊时不时的就触碰在了一起。

我知道这时候我应该抓住顾媚的小手,或者直接搂住白嫩圆滑的肩膀,可却怎么也跨不出这第一步。

关键时刻,我这屌丝的怂劲又上来了!

“啊!有蛇!”就在我脑洞大开想要如何开展第一步的时候,顾媚一声娇呼抱住了我的胳膊。

哪他娘的来的蛇,明明就是石头路上爬出来一只迷路的小蚯蚓。

不过我真应该感谢这位蚯蚓大哥,顾媚害怕的抱紧了我的胳膊,我的胳膊被两个肉球结结实实的夹在乐中间。

这吊带的弹性真TM好!

我还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女人的上体,没想到竟然如此柔软,两团肉很乖巧的为我的胳膊让开了中间道路,但顾媚紧紧抱着我的双臂又将两团肉挤在了中间。

于是我的胳膊和两团肉就好像热狗一样的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