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来做床上运动 萌白酱17分钟视频喷水

时间:2021-02-23 15:07:06 人气:

对于她的这般针对,我也没有任何应对的方法,毕竟如今寄人篱下。还是那句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谁让她现在是我的衣食父母呢。

尽管我已经把视线移开了,但是小姨似乎没有打算放过我,尽管停止了对我恶言相向,但是她却猛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回房间,途径我的时候还轻蔑地望了我一眼。

我则是无动于衷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小姨的下一步动作。

果不其然,小姨从房间里抱出来了堆积如山的衣服,一把递到我的手上,动作粗暴不说,语气也是极为恶劣,“你,给我把这些衣服洗完再睡觉。”

我接过衣服,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又看了一眼眼前眼神迷离醉气熏熏的小姨,也无可奈何,便认命地抱着这一堆衣服走到洗衣机前。

那小姨看我这般反应,则是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随后又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开始呼呼大睡过去。

待我将小姨给的那堆如山的衣服洗好烘干之后准备将其放回房间,经过沙发时,我便看见小姨烂醉如泥地瘫在了沙发上,意识甚是迷糊,同时还不断地在低喃着什么,“刘成林,我讨厌死你了……”

但是自己确实依稀记得,自己好似被杨哥带进了包厢里,而且喝了杨哥递给自己的酒之后便开始有些意识模糊且浑身燥热。想必那杨哥必是在这酒中动了手脚,看自己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便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占有自己。

想到这里,小姨的脑海里便浮现起了那杨哥面目可憎极为猥琐的面容,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把杨哥修理一顿。

还在那杨哥被不知道什么人给砸破了脑袋,要是真的被这么个恶心的老爷们给强了,自己估计也就在世上活不下去了。

但话又说回来,既然杨哥被打晕了,那么自己在包厢和到家的这期间到底做了什么又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呢。

“对了,昨晚包厢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啊?”想到此处,小姨便又对那酒保抛了几个媚眼,继续套酒保的话。

那酒保见了眼前小姨那般妖媚的身段,一下子紧张就也什么都招了,“那倒没有……我听闻同事说那杨哥本来是带了个妹子进包厢的,结果进去的时候那妹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小姨听了这话也是一阵心虚,生怕被酒保知道那同杨哥进包厢的人正是自己。

毕竟杨哥在那包厢里面被人敲坏了脑袋,倘若出了人命让人家知道了自己当时同杨哥正独处一室,虽然不是自己干的,但是自己也是最大的嫌疑犯。

“小哥,可真是谢谢你了啊。”说罢,小姨便轻抱住那酒保的脑袋,凑上前去快速亲了一口,随后便跳下了吧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若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姨同酒保刚在这吧台上办完事呢。

那酒保本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而且也没有尝过多少女人的滋味。这下被小姨这么一弄,更是满脸通红地望着小姨,虽然表情羞涩但是显然也是意犹未尽。

从KTV门店出来之后,小姨便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菲儿,是我。你现在在哪呢?咱们老地方见吧,我有些事想拜托你一下。”

同电话那头的叫“菲儿”的人道了几声之后,小姨又快速地赶往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林菲儿吧,是小姨的好闺蜜。两人从初中就认识,说起来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两人竟然在初中时就已然情窦初开,而且恰巧还看上了同一男生,两人也正因为这样结了仇。

没想到那小男生吧,也是道行深,竟然同时把两人都给钓上了,把两人给乐得还以为那小男生心属自己呢。万没想到的是,两人在无意之间竟然知道了那男生还有别的女朋友,脚踏两条船就算了竟然还脚踏三四条船。

两女生也都生性泼辣,虽说少女心泛滥但是怎么受得了此般委屈,一拍二合就把那男生给狠揍了一顿,两人从此也就义结金兰成了好姐妹好闺蜜。又恰巧两人上了同一高中同一大学,所以关系也就一直没断。

小姨把电话挂了之后便感到了一家装潢甚佳的饭店,其氛围菜色都极好,是她同林菲儿时常聚会的地方。

去到时,那林菲儿已然开好了位置等待着小姨的到来。

“你这娘们这么着急地喊我出来干啥啊,是遇着啥事了么?”

平日里小姨有什么话都会同林菲儿说,无论是什么都不会隐瞒。这番出了这么个大事,小姨不仅是想对着林菲儿倾诉一番,更是想拜托林菲儿一件事儿。

“可不是嘛。我昨日去KTV里面陪老板,结果又遇见了那死缠烂打的杨哥。他之前白占我便宜也就算了,昨个儿竟然还想给我下药,想把我迷昏了直接在包厢里办了我。”小姨一想到昨日所发生的事情便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混迹社会这么多年,何事受到过这种委屈?

虽说想上她的人很多,但是哪有一个成功的?那群人都是有色心没色胆,没想到这杨哥竟然是个例外,色胆包天地还给自己下药。

“那后来咋样了,你没事吧?没被占啥便宜吧?”林菲儿闻见小姨口中所说,语气便甚是焦急地问候小姨昨日的后续。

“问题出就出在了这里。我被那杨哥下了药之后我就失去了意识,本以为我就这么被那啥了吧……”小姨说到此处时眼神略有闪躲,心中似乎还在后怕昨日杨哥若没有被打爆脑袋,自己很有可能也就被毁了一生,“结果我听今个儿那酒保说,昨天杨哥被一个人打破了脑袋,然后被家人给带回家去了。”

对面那林菲儿听了这话之后,本悬着的一颗心便立刻放了下来,似乎对于小姨没有真被那杨哥占便宜感到欣慰,“你也还真是的,怎么就这么容易被那杨哥下药了呢,不是告诉过你要多带点心眼出门嘛。”

“嗨呀,我哪知道这杨哥竟然这么卑鄙无耻呢。虽然看他平时色眯眯的但是又还挺绅士的,还以为他没这胆子呢。”

“你放心,我肯定会找我那警察哥哥把这该死的杨哥给教训一顿的,为你出出气。”林菲儿闻言也是对那杨哥愤恨至极,也说出了小姨今日约林菲儿出来的第二个用意。

林菲儿说罢之后,便又问道,对其后续详情很是感兴趣,“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闻林菲儿又问起后续,小姨便又努力地在脑海里回忆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但是奈何那杨哥给她下的药药效太过强劲,只记得意识尚存的时候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将自己从包厢的沙发上给搀扶起来,但是其具体的样貌却没有看清便昏迷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啊……我早上一醒来就发现自己穿好睡衣在家了。我听我家那小屁孩说我倒在家门口一睡不醒,也不知道是谁把我给送回家去的……”

林菲儿闻言也皱起眉头,似乎也对此事十分疑惑,心中不禁对那小姨家的小屁孩起了疑心,“会不会是你家小屁孩吧杨哥打晕了然后把你带回家的?说什么在家门口发现你只不过是骗你的?”

小姨显然不太相信我的措辞,吃早饭的过程中三番四次地用她那狐疑的视线望着我,欲言又止地想要问些什么。

“我昨天回来的时候,你还有没有看到其他人?”

我生怕小姨察觉到什么异样,我一想到昨天我的手指在小姨身体里来回游动的那副场景,又想到她那胸前小白兔在我面前呼之欲出的销魂画面,再结合起来她刚刚恶狠狠抽我巴掌时的模样。

就算是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同小姨坦白说我昨晚把你给玷污了啊……

于是本低着脑袋吃饭的我抬起头,且故意摆出神情疑惑的模样,“有什么其他人吗?没有看到啊……难道小姨你还带了其他人回家吗?”

而那小姨当然也好似做贼心虚一般,不太想让我了解她同那些老男人所发生的渊源,所以能不说则不说。说得越多也便暴露得越多。

“吃你的饭,知道那么多干嘛。”小姨猛地一伸手往我头上一拍,且这力道还不轻。

我被小姨这么一打,感觉脑子都要得脑震荡了。尽管心里愤愤不平,但是毕竟现在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只好偷偷地在心里出气,要是下次再让我逮到弄小姨的机会,我肯定得好好折磨折磨她不可,不把她弄得欲仙欲死都对不起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受的苦。

吃完饭之后照常是我收拾碗筷,而小姨则是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掀她的时尚杂志。

在家里,小姨的穿着极为休闲放松。此时的她只穿着一条休闲的家居睡裙,两双又长又白的细腿自然地盘在了沙发上,那细小的小脚趾让人禁不住想把她轻轻抬起后来回抚摸。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昨晚那色气满满的情形,裤裆里的东西便又开始有了些许反应。

我强装镇定地坐到里小姨不远的沙发处,随意地拿起了附近的一本杂志看着。

表面上我是在看杂志,其实实际上我正努力地嗅着从小姨身上散发出来的诱人芬芳,同时脑海里一直想象着同小姨在床上的各种翻云覆雨。

在我的脑海中,小姨是那么的柔软香甜,不像早上那般对我凶神恶煞的。她浑身赤裸地站在我身前搔首弄姿地勾引着我,同时嘴里还不断地说出污言秽语。

那水蛇一般的细腰在我面前扭动着,胸前的两个小白兔也随之摇晃。我本想着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这动弹不定的小白兔,但是没想到脑袋又猛遭了一下暴击,顿时把我拉回了现实当中。

“你这小屁孩看着杂志发什么呆呢,难道这杂志里面有美女吗。”只见小姨不知何时换好了正装站在我的面前,同时眼睛还时不时打探着我手上杂志的内容。

我顿时回过神来,眼神慢慢从涣散开始聚焦,看着眼前的小姨,看样子小姨又是要出去了。

“没……”

见我这般傻气呆愣的模样,小姨也没有多理我,而是自顾自地走到那门口处换好鞋子,“我先出去一趟,你晚上做好饭等我回来吃。”

敢情这小姨是已然把我当了保姆,但是我确实寄人篱下,也没有任何法子。心里只好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来安慰自己。

小姨走后,独留我一个人在家中继续脑补同小姨发生关系时的情节。而另一边,小姨则是赶到了昨晚的KTV处了解昨日的情况。

去到之后,只见那吧台上正站着昨天值班的小伙子,小姨便走上前去问道,“小哥哥啊,你还记得我不?”

那酒保听了这娇滴滴的声音,闻声抬起头,便看见小姨一副甚是销魂诱惑的模样,用魅惑的眼神看着自己。

看着眼前的小姨,酒保似乎回忆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哦,我想起来了。你是昨天那个身材极好的大妹子,咋了呢?”

小姨见酒保想起自己,便又继续向他了解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你知道杨哥吧?”

而那酒保则是狐疑地看了一眼小姨,昨日发生那事的时候,经理特意嘱咐自己这件事情不要外扬,否则后果自负。

谁都知道那杨哥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这会竟然出了这么些事,谁都不愿意将丑闻传出去的。

“杨哥……我不认识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