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他折腰开车部分 甜文 肉 高 H

时间:2021-02-23 15:06:39 人气:

但是就在我要抽离小姨身旁的那一刻,小姨竟然一把从床上坐起来将我整个人抱住,而且脸上似乎还甚是湿润,“对不起,我错了。成林,我不应该这么对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这样的状况,小姨今晚已然出现了两次。先是对刘成林的愤恨辱骂然后又到现在的苦苦央求,看样子这刘成林对小姨的影响甚是深远。

但是也难怪,毕竟两人都快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但是却又忽然出了这么些幺蛾子……而且小姨还是被背叛的,换了我我也难以接受。

只觉小姨紧紧抱住我的身体之后,手又慢慢往上升伸到了我的脸颊处,随后她的烈焰红唇便猛地贴了过来疯狂地在我脸上亲吻着,同时手还不断地在我的身体上摸索着。

面对眼前这般突如其来的劲爆抚摸,我的脑袋便“嘭”地一下爆了开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我努力地将小姨那禁锢住我的手撇开。每每同小姨进行力气较量的时候,我都不禁怀疑小姨是个男人……

我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小姨那怀抱当中挣脱开来,看小姨这幅不安稳的睡相,我便也只好在地上睡下。

在我的迷糊睡梦之间,我的身旁好似掉落了什么东西。

等到我将那如山一般高的衣服洗完烘干带回房间时,时间已然是接近早上了。我抱着那一堆衣服推门走进了小姨的闺房后便又出来了。

我见那小姨依旧保持着原有的姿势躺在沙发上,而且嘴里一直在呓语着什么东西,本来刚刚经过沙发时我便没有听清楚。我将衣服抱回其闺房一趟之后,小姨口中的呓语竟还未停止,我便起了好奇之心走到了小姨身旁去仔细听小姨口中所说的话。

此番一凑前,我便清晰地听见了小姨口中所说,原来她一直所低喃的,是一个男人的名字,而那个男人的名字叫“刘成林”。

且小姨一直重复着“刘成林,我讨厌你,我恨死你了”这么一番话,看样子她同这个叫刘成林的家伙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闻见这个名字也是同样地重复着,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这个名字小姨还是第一次提到,先前我从未听见小姨口中说过这个名字,看小姨这般讨厌此人的模样应该也不是什么欠钱不还的人,反而更像是前男友这类身份的人。

前年我便听老爸老妈说小姨好像同一男人订了婚,都已经打算结婚连请柬都印好了,但是后来莫名其妙地就没了任何消息。

今日又在小姨口中闻见这么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我心里便猜想这个叫刘成林的莫不是小姨之前的结婚对象吧……

但是两人又是为了何事分开?都已经是决定了结婚,为何又忽然这般贸然分开?我看着沙发上躺着的意识模糊的小姨,心中若有所思地猜测着。

眼前的本就面容五官极美的小姨在这客厅这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更显美丽动人,而且不知怎地,许是因为醉酒熏熏所以也衬得脸色通红,让人觉得眼前的笑意已然不是以往那副凶神恶煞的面孔。

不知怎地,我竟对小姨泛起了一丝心疼,虽说她平日里对我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虽说我也异常不满。

但是今日一看竟觉眼前的小姨也不过是个小女人,也需要人家爱护,受了伤也会自己躲起来,平日里对我的凶狠可能只不过是伪装,一直在假装坚强罢了。

这般一想,的心里便减少了对小姨的怨恨。我慢慢地走近到小姨身旁,只闻见小姨依旧在嘟哝着什么,音调比方才小的许多。

我轻轻地一把将小姨整个人抱起,她胸前的柔软紧紧地贴住了我的身体,尽管我对着柔软没有任何抵抗力,但是我仍旧压制住了内心的欲火将其抱回了卧室。

当我把小姨放回床上,要把她弄平躺的时候,不料小姨竟然一直紧紧地抱住我不放,无论我怎么挣脱她都不放手。

“成林……不要走……我不想你走,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跟我说,我改,”此时我闻见小姨的嗓音之中竟然带着几分哭腔,而且说话的语气从刚刚的愤恨也变成了如今的卑微,“求求你了……”

我见了小姨这般样子,心里更是心疼,一时之间也不再挣脱小姨的拥抱。

看样子小姨对这负心汉刘成林是动了真感情,不然也不会在醉酒的时候想起此人,而且情绪如此起伏竟还为他哭了起来。

见小姨这般崩溃的模样,我则是轻轻地抚摸着小姨的玉背,同时语气轻柔地在小姨耳边说道,“乖,我不走,你好好的。好不好?”

那小姨处于醉酒当中,而且经历了一天所以其精神已然变得疲惫不堪,意识开始涣散了,俨然也将眼前抱住她的我当成了她想象中的人,听我这么说之后,更是又抱紧了我几分。

我感受这她胸前的丰满,是那般地有弹性,以至于胸前的触感已经足以让我的下班身有了反应,再加上小姨坐在床上丝毫不注意是否走光。

眼前的小姨的玉腿根部露出了那条致命的诱惑丝带,看得我血脉喷张让我恨不得把这碍事的丝袜给撕掉,随后抱起小姨疯狂地在其身体里冲刺。

虽说我很想把眼前的小姨给办了,但是理智告诉我现在不行。眼前的小姨虽然处于醉酒状态,看样子也急需男人的温暖与呵护,但如今的她根本连眼前抱住了谁都不清楚,倘若我真就把小姨给上了她醒来之后看见床边躺着的是我估计我就“升仙”了……

这般想着,我便又想挣脱开小姨的怀抱,只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丝毫不贪恋小姨胸前的风光柔软。

但是奈何小姨抱住我的手却是越收越紧,我整个脸几乎也要紧紧贴住小姨的脸了。我是第一次离小姨的小脸这般地近,凑近一看,此时小姨正化着淡淡的妆,这妆我虽看不懂化了哪里。

不得不说的是,化妆品真就有一些神奇的功效,它可以把小姨的脸衬得更为红润更为瘦消,更显魅惑。

我的视线停留在了小姨的脸颊上,但我的脑袋竟被小姨忽然摁到了她胸前的丰满处,这惊喜着实来得太过突然,我的整个脑袋竟然被小姨强制地摁在了她的沟壑中间。

更不得不说的是,埋于小姨丰满上真的是异常美好,我甚至觉得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只见小姨那白皙的肉团在我的眼前跳动着,而且其窄小的文胸似乎并没有办法完全禁锢住这活跃的小白兔,看其样子似乎像是要随时跳出来一般。

我还未欣赏小姨胸前的风光完毕,小姨竟然又忽然松开了禁锢住我脑袋的手,整个人便失去意识地倒在了床上。

对于这中途的打断,我心中很是失望。只见眼前的小姨已然神色如常,虽说脸上依旧闪烁着几滴晶莹的泪水,但是脸上的苦恼神色已然不知所踪。

我站在小姨床前,轻轻地感叹,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这句话可能说的就是小姨这般地女人吧。

长相貌美,身材曼妙也就罢了,其精神也是这般独立,尽管我看见了小姨柔弱的一面,但是我依旧打从心底了佩服小姨。

这般想着,我又走出了房间将那洗衣房里手尾弄好。

林菲儿所说的这个结论小姨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一想到家里那小屁孩瘦弱的身影,而且自己临出门前再三确认过那小屁孩乖乖地待在家里,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所在的KTV呢?

一想到这些种种,小姨便又否定了自己的结论。

“不可能吧,那小屁孩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呀,就算他真的跟我一同出现在了KTV,他也没有胆子做出把杨哥脑袋打破的举动啊。”尽管内心十分怀疑那小子,但是小姨依旧否决了这种可能性。在小姨心目中,家里那小子只不过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罢了,哪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虽听小姨这般否定那小屁孩,但是林菲儿依旧心存疑惑,但也没有说出声,反倒是走到小姨旁边豪爽地一把揽过了小姨的肩膀,“想那么多干嘛,杨哥那边的事情我会让我哥帮你搞定了。咱俩也好久没有喝一杯了,今晚给安排一下?”

说罢,林菲儿便满脸痞气的对着小姨挑了挑眉,那清秀的脸庞竟然同这痞气的模样丝毫不违和,反而使两人的相处更为融洽,小姨见了这表情本忧心忡忡的脸蛋更是一下子乐开了花。

如此这般,两人吃完饭之后便去了酒吧。因为酒吧进来了两位绝色美女,所以整个酒吧的男士的焦点都聚焦于两人身上。

两人尽情地在这酒吧舞池中释放着情绪,期间不断有男人上前来搭讪,但是无一例外地都被两人冷漠的眼神无声拒绝了。

而此时的我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家里等待着小姨回来,本来以为今天小姨出门时穿着如此中规中矩今天便会回来早些,但是没想到依旧是早出晚归。

忽的,门外传来了一阵门铃声,我心想肯定是这小姨回来了。自从我搬进来之后,小姨出门便从来不带钥匙,似乎断定了我一定在家似的。

我闻见门铃声之后便赶忙小跑到了门口处打开门,一开门,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看起来猥琐至极的男人搀扶着小姨回来,而此时的小姨已然烂醉如泥浑身酒气地被抚着,而且口中还不断地说出一些胡言乱语。

“你是她弟弟吧?赶紧把她扶进去吧,我快搞不定了。”那陌生男子见了我之后便像是如释负重将身上的大麻烦弄走了一般,匆忙地将小姨交到了我的手上之后便落荒而逃。

看样子小姨在醉酒期间没少给这男人添加麻烦,不然这男人肯定不管我在场二话不说就把小姨带到酒店去了。

毕竟面对这么一个身材劲爆且姿色尚好的女人,放着哪个男人手里都是不会放弃这块猎物的。

小姨是独自回来的,那同她一起的林菲儿显然已然被酒吧的某个男子带走了,落下了小姨一个人。

醉酒当中的小姨显然是察觉到了自己已然回到家中,醉醺醺地一把将我推开,随后便兀自地倒在了沙发上,过了好一会之后又重新坐了起来。

我也不去管她,知道小姨平时已经甚是疯癫,这会喝醉了酒也不知道会对我做出啥事来,这般想着,我便也兀自地走到小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

恰好在我的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姨岔开腿时露出的风光。

小姨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连衣裙,而身下穿的则是到大腿根部的那种丝袜,具体叫啥我也说不上来。这种丝袜我常在美剧中看到过,那丝袜到大腿根部处,随后便又两根蕾丝丝带将大腿根部的丝袜同胯部连接起来,看起来甚是性感。

而小姨今天穿的就是这么极其性感魅惑的一身,同时其大腿之间有意无意露出的风光甚是诱人,让我瞬间有些蠢蠢欲动起来,想着要不趁小姨这会醉意十足上前去弄两下……

反正小姨处于这么个状态,极有可能意识已然是不清醒。但尽管这么想,我还是不敢上前动作,毕竟今晚的小姨同昨晚被下了药的小姨不一样,很有可能她随时会醒来。

我就这么紧紧地盯住小姨的大腿根部之间的旖旎,移不开眼来。

忽然之间,小姨把两双玉腿叠了起来,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之后才做出的这般举措。我也被小姨的这番举措吓到,抬眼便看到小姨看着我一脸嫌弃,似乎对于我这般偷窥的行为很是不屑。

“你还真是个废物,竟然还偷窥你小姨。什么时候才能有点出息?”小姨醉气熏熏地说出这么番话,言语之间充满了恶意,似乎对于我的存在本身就已然很是嫌弃。

我没有将小姨的这番话放在心上,我甚至已然有些习以为常。因为自从我搬进来的那一天起,小姨对我的态度就没有变过,一直是这般恶劣。